六肖中特免费公开109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六肖中特免费公开109您當前的位置:六肖中特免费公开109 > 歷史論文 > 近代史綱要論文

六肖中特全年无错:近代東北滿語的創制及其興衰

時間:2019-04-26 來源:通化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孫玉龍,范立君 本文字數:9525字

六肖中特免费公开109 www.cffyz.icu   摘    要: 近代東北地區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區, 女真族、漢族、蒙古族、朝鮮族等多民族在此聚居。隨著滿洲的興起, 作為勢力強盛的統治者, 滿洲的語言文字逐漸在東北占據主導地位。伴隨著民族間的融合、經濟貿易的開展、戰爭的頻仍以及近代闖關東的浪潮, 滿洲的語言與漢語相互影響, 最終形成了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東北方言。而作為政治上占主導地位的民族語言, 滿語在滿漢融合趨勢下逐漸衰微。通過對近代東北地區滿語衰微的梳理, 探究其變遷背后的原因以及深刻的影響。

  關鍵詞: 東北地區; 滿漢融合; 滿語;

  滿語在近代東北地區創制, 伴隨著清朝的崛起而使用和推廣, 伴隨著清朝的滅亡而逐漸衰亡, 在歷史上影響深遠。探究近代東北地區滿語的興衰, 對于研究近代東北民族融合和區域文化有重要意義。

  一、滿語的創制

  語言的發展受社會因素的影響。語言是人類最重要的交際工具, 語言要很好地發揮這種交際工具的作用, 緊緊跟上社會的發展步伐。語言的這種工具屬性, 決定了社會的各種發展變化必然會促進語言的發展變化。[1]177滿語的盛衰伴隨著各民族之間的交流而變化, 這種語言文字的變遷大致可以從明末開始, 一直延續到清末。

  (一) 多民族語言對滿語創制的影響

  在元明之際, 東北的建州女真生活在較為復雜的語言環境中, 其語言的使用主要受漢語、蒙古語、朝鮮語的影響。

近代東北滿語的創制及其興衰

  1. 滿族居民廣泛使用漢語

  歷經漫長的歷史, 漢族已經遍布各地, 在東北同樣有大量的漢族群體的存在。作為歷史上長期居于統治地位的漢族在東北地區推廣和使用漢語, 雖然歷經漫長的歷史, 漢語仍經久不衰。

  滿漢語言在近代東北廣泛使用, 長期的語言碰撞使二者有機地結合而形成今天具有濃郁地方特色的東北方言。這種結合或者說融合使東北漢族的語言更加豐富, 同時具有獨到的東北地方特色和強大的生命力。[2]外來移民對東北區域的語言文化有著深遠的影響。民族語言文字的相互影響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滿語及其文字在創制和使用的過程中, 很多語言詞匯被其他民族所接受并在其他的語言中留存了下來。例如漢語中保留了大量的滿語詞匯, 從而形成了“滿漢語。”

  如東北話中的滿語地名遺存:

  吉林, 滿語“gilin i ula”音譯成漢語的縮寫, 意思是“濱江之城”。

  哈爾濱, 音譯的滿語, 意思是“天鵝”。

  名詞:

  嘎拉哈 (動物腿骨) 、的咕 (嘟囔) 、螞蛉 (蜻蜓) 、旮旯 (角落) 、薩其馬 (食物)

  動詞:

  埋汰 (臟東西) 、兀突 (水不冷不熱) 、聳拉 (下垂) 、磕趁 (丑) 、特勒 (衣冠不整)

  漢語也對滿語影響巨大, 漢語的許多詞匯直接進入到滿語中, 這些詞匯的語音和漢語詞匯完全一致, 我們可以稱之為“漢滿語”。

  如:殿 (diyan) 、將軍 (jiyanggiyvn) 、訥殷 (neyen) 、覺羅 (gioro) 、薩滿 (saman) 、貝勒 (beile) 、炮 (poo) 、汗 (han)

  2. 滿族居民廣泛使用蒙古語

  受到元朝的統治以及瀕臨蒙古高原, 滿族先民與蒙古族一起生活, 蒙古語自然成為了他們交流的語言。蒙古族的語言文字對滿族語言文化影響深遠。創制滿語文字借用蒙古文字即可說明蒙古語對滿族影響的深刻。

  3. 滿族先民使用朝鮮語

  明末東北人口交流頻仍, 為避戰禍、謀求生計, 東北很多居民來到朝鮮半島并居住下來, 朝鮮半島很多人口也來到東北, 僅萬歷年間一次遣返給建州女真的人口就達上千人, 這次人口的遷徙在《滿洲實錄》中有相關的記述:

  滿語轉寫:

  sohon coko aniya juwe biya de, manju gurun i taizu kundulen han daiming gurun i wan lii han de bithe unggime solho i jasei jakarame tehe warka aiman i niyalma gemu miningge kai, tere be baicafi minde bu secina seme habxaha manggi, wan lii han solhoi wang de elcin takvrafi gemu baicabufi mingga boigon tucibufi unggihe, , [3]140

  漢語譯文:

  己酉年二月, 太祖遣使致書于明國曰:“鄰朝鮮境瓦爾喀部眾皆吾所屬, 有入朝鮮者, 可傳諭查輿。”于是明萬歷帝遣使諭朝鮮國查千余戶, 歸之。

  從這一史料中可以看出, 為逃避戰亂的滿族先民在朝鮮居住生活, 朝鮮語成為他們的交際語言。人口的流動也促進了語言文字的傳播, 朝鮮族語言文字隨著人口的流動在東北地區被傳播使用, 成為部分女真人日常交流的一種重要語言。

  延邊地區自古就是滿洲人繁衍生息之地, 至今還保留大量滿語地名。如布爾哈通河, “布爾哈通”是滿語, 河則是漢語, 而語意系指“布爾哈通”而言的, 也有個別與古城、衛或方位、量詞等組合而成。現今延邊保留有“延吉” (野山羊或石羊) “圖們” (萬水之源) “敖東城” (風) “琿春” (邊陲之地) 等295條滿語地名, 這些地名是滿族先民生活遺跡的留存, 對于研究滿族的遷徙有重要的意義。

  (二) 創制滿語

  創制滿語是滿族真正成為一個民族的標志。作為一個人口眾多的民族, 要想與其他民族一樣在歷史上有重要的位置, 必定要有與民族文化相匹配的語言文字。滿族先民很早就有了語言, 但缺乏文字, 他們一直使用漢語、蒙古語來記錄。這種語言文字不協調的狀況嚴重影響了日常交流, 也不利于民族文化的傳播。因此, 創制滿族文字就迫在眉睫了。

  借鑒蒙古文字, 滿語的使用和滿文的創制。女真族一直使用女真語, 但是女真文已經失傳已久, 在明末女真族借用蒙古文字, 導致翻譯困難、阻礙傳達。1599年 (明萬歷二十七年) , 努爾哈赤決定創制本民族的文字, 并命額爾德尼和噶蓋創制。具體創制的過程, 在《滿洲實錄》有比較詳細的記載。

  滿語轉寫:

  juwe biya de, taizu sure beile monggo bithe be kvbulime, manju gisun i araki seci, erdeni baksi gegai jargvci hendume, be monggoi bithe be taciha dahame sambi dere, julgeci jihe bithe be te adarame kvbulibumbi seme marame gisureci, taizu sure beile hendume, nikan gurun i bithe be hvlaci, nikan bithe sara niyalma sarakv niyalma gemu ulhimbi, monggo gurun i bithe be hvlaci, bithe sarakv niyalma inu gemu ulhimbi kai, musei bithe be monggoromr hvlaci, musei gurun i bithe sarakv niyalma ulhirakv kai, musei gurun i gisun i araci adarame mangga, encu monggo gurun i gisun adarame ja seme henduci, gegai jargvci, erdeni baksi jabume musei gurun i gisun i araci sain mujangga, kvbulime arara be meni dolo bahanarakv ofi marambi dere, taizu sure beile hendume, e sere hergen ara, e i fejile ma sindaci, eme wakao, i sere hergen ara, i i fejile me sindaci eme wakao, mini dolo gvnime wajiha, suwe arame tuwa ombi kai, seme emhun marame monggorome hvlara bithe be manju gisun i kvbulibuha tereci taizu sure beile manju bithe be fukjin deribufi manju gurun de selgiyehe”。[3]110

  漢語譯文:

  滿洲未有文字, 文件往來必須習蒙古書譯, 蒙古語通之。二月, 太祖欲以蒙古字編成國語。巴克什額爾德尼葛蓋對曰:“我等習蒙古字始知蒙古語, 若以我國語編創譯書, 我等實不能。”太祖曰:“漢人念漢字, 學與不學者皆知。蒙古之人念蒙古字, 學與不學者亦皆知。我國之言寫蒙古之字, 則不習蒙古語者不能知矣。何汝等以本國言語編字為難, 以習他國之言為易耶。”葛蓋額爾德尼對曰:“我國之言編成文字最善, 但因翻編成句, 吾等不能, 故難耳。”太祖曰:“阿字下合一瑪字, 此非阿瑪乎!額字下合一默字, 此非額默乎!吾意決矣!爾等試寫可也。”于是自將蒙古字編成國語頒行, 創制滿洲文字自太祖始。

  滿文的創制和頒行, 完全適應了女真社會發展的需要, 同時有助于推動女真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和政權的建立。但是老滿文在短短的使用過程中出現很多問題。隨著女真社會的進一步發展。1632年清太宗皇太極令達海 (1594—1632) 對這種文字加以改進形成了“新滿文”。從滿文的初創到改進, 用了30余年時間, 最終使滿文成為一種便于使用且完善的文字。據《國朝耆獻類征·達海傳》記載:

  (皇太極) “諭達海曰:‘國書十二字頭, 向無圈點, 上下字雷同無別, 幼學習之, 遇書中尋常語言, 視其文義, 猶易通曉。若人名、地名, 必致錯誤。爾可酌加圈點, 以分析之, 則意義明曉, 于學字更有裨益矣。’達海遵旨, 尋譯, 酌加圈點。又以國書與漢字對音未全者, 于十二字頭正字外, 添加外字。猶有不能盡協者, 則以兩字連寫切成, 其切音較漢字更為精當。”[4]

  在明末各種語言并行使用的過程中, 滿語和滿文首先在建州女真使用, 并伴隨著建州女真軍事上的勝利而使用的范圍不斷擴大, 推廣到被征服的各部落和占領區。滿族語言文字的創制對于增強滿族民族的自信心和自豪感, 推動滿族民族的崛起具有重要的意義。

  (三) 對滿語的?;?/strong>

  從認知語言學典型范疇理論來看, 同一地域交流的語言之間是相互滲透與吸收的。不同民族在長期的歷史進程中會出現相互影響、相互滲透的語言文化接觸現象。滿語和滿文雖然隨著清朝統治的建立成為官方語言, 但是在民族語言文字的相互影響中, 滿語受到漢語的挑戰。滿語中留存了大量的漢語因素, 漢語也留有大量滿語的遺存。同時語言具有選擇性, 在交流的過程中人們會選擇使用方便、發展完備的語言。因為漢語歷史悠久, 加之人們要學習歷史上沿襲下來的大量漢字記載的文化典籍, 所以在交流的時候人們自然而然地會首選漢語。此外, 人口的流向也具有雙向性, 隨著一個區域內人口的流出必然帶動外來人口的流入。東北地區的絕大多數的滿族人口都從龍入關, 只有極少數滿族人被留在東北戍守。清朝建立前后東北地區人口的缺失促使大批內地人口, 特別是山東、河南、河北等地的大量漢族人口來到東北謀生, 促使漢語在東北的交際中占有優勢。關內漢族人口眾多, 出關的滿族居于漢族人口的包圍之中, 為便于交流也自然使用漢語。很多滿族人放棄滿語而使用漢語, 滿語的優勢不在。鑒于此, 清朝的統治者主張“國語騎射”, 設辦官學, 力圖維持滿語和滿文不被漢語取代。為維護自身統治, 清政府也始終重視保持本民族固有傳統, 尤其重視對滿語的?;?。

  在《御制清文鑒序》中, 康熙表達了要重視使用滿語、滿文的強烈意愿:

  滿語轉寫:

  taizu dergi hvwangdi, fukjin doro tacihiyan be ilibume yendebufi, ten i gosin abka na de acanaha, manju bithe be deribume banjibufi, amba xu, xun biyai gese eldeke, ,

  geli sunja ging, si xu bithe be aifini ubaliyambuha ci tulgiyen, gang mu, jai jurgan be suhe jergi dasan i doro de holbobuha ele bithe be wacihiyame ubaliyambuhakvngge akv, , te fe sakdasa, sengge urse wajime hamire jakade, narhvn gisun somishvn gvnin, ulhiyen i iletu akv ombi, taxarabuha be dahalame, waka be songkolofi, tacin banjiname kimcirakv ofi, ememu gisun hergen waliyabuhangge bimbime, mudan gajirengge tob akv de isinahabi, ,

  jilgan mudan i fulehe sekiyen be baime, hergen jijun i fereda heceme, uheri xoxohon gvsin ninggun, hacin juwe tanggvjakvnju, debtelin orin emu be banjibufi, manju gisun be erec melebure burubure de isinerakv obuha, , ere cohomemafari erdemu i sekiyen eyen be iletulere, fulehe be gingguler xumin gvnin kai, ,

  ereci amasi, yaya hese be selgiyere, bithe wesimbure, jai goroki bade hafumbure, eldengge wehe de floor, amba doro, amba kooli de, gemu songkoloro temgetu be bahara, emu gisun, emu gvnin seme, yooni durun tuwakv bisire be dahame, gurun i bithe minggan tanggv jalan de enteheme tutafi, xun usiha, sunggari birai gese abka na i sidende enteheme tutambi dere, , [5]10

  漢語譯文:

  太祖高皇帝, 創業垂訓, 至仁合于天地, 創制滿文, 大文, 像日月一樣光明萬照。

  除了又把五經四書早已翻譯了以外, 綱目、解釋義理等的與治理之道相關的所有書籍沒有完全沒翻譯的。現在, 嗜舊、老人們漸漸沒了的時候, 精微的語言、隱奧的意義, 漸漸地就會不明顯清楚了, 跟著就會被弄成錯誤, 遵照錯誤, 產生習慣、不詳細審查, 一些字句被遺失, 且以至于語音不能準確了。

  探尋發音韻律的根源, 詳究字畫的原本, 編寫了三十六部, 分為二百八十類, 合成二十一卷, 使滿語從此不再以至于泯滅了, 這是專門昭顯祖先德行的源流, 崇敬根源的深意啊。

  從此以后, 任何的頒布旨意, 上奏書文, 并與遠方通達信息, 勒刻碑文, 書寫大經大法, 既然都有了依據, 就算是一言一意, 也都有了規范規則, 國書想是必然留存千百代, 像太陽、星辰、銀河一樣, 在天地間永遠留存。

  在嘉慶年《庸言知旨》中的開首部分即有對滿語、滿文被人們遺棄的痛惜, 希望滿族人要牢記根本的表述:

  滿語轉寫:

  manju gisun i musei beyede bisirengge, uthai dergi solho, amargi oros, wargi hoise, julergi gorokin i meimeni ba i gisun i adali, duin ergi aiman, hono qeni ba i gisun be waliyarakv, songko de songkoi gisurere bade, muse ayan suwayan i manju ofi, elemangga beyei ba i gisun be ulhirakv, , manjurarakv oqi, uthai da sekiyen be onggoho kai, adarame dere filtahvn jilehun i fe doro be juse omosi de taqihiyambini”[6]1

  漢語譯文:

  滿洲話在咱們 (滿洲人) 身上, 就像東方首爾 (新羅) , 北方俄羅斯, 西方回子, 南方蠻夷的各有土語一樣, 四夷尚且不失他們的土語, 照舊的說呢, 咱們尊尊貴貴的滿洲, 反倒不懂自己的土語, 不說滿洲話就是忘了根源了, 可怎么大憨皮腆著臉拿舊規矩教訓子孫呢。

  二、滿語的興盛

  滿語文的言文高度一致的特點是滿語文傳承與弘揚的最大技術優勢, 經過清太宗時期的baksi達海以及康熙、乾隆時期滿語大儒們的不斷規范和梳理, 滿語文的規范語言與文學語言已經臻于完善, 語音、字母、語法教學已經體系化。

  查看東北地區檔案館里的清代檔案會發現, 清代前中期大多用滿文發布詔、誥等, 成為奏報、公文、教學、翻譯和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主要文字。乾隆以前期間滿文奏折繁多, 遠超過單獨的漢語奏折。其中順治朝及以前多單獨的滿文奏折, 康熙雍正兩朝滿漢合璧類奏折居多, 單獨滿文或單獨漢文均很少。清朝統治者在保持滿州貴族優先前提下, 很大程度上采取了漢化政策。所有施政文書都以滿漢兩種文字發布。

  清朝被發配東北的文化名人和官員為了生存, 必須使用滿語。讀書人要考取功名也要學習滿語。官員要想在朝堂中占有一席之地也要深諳滿語。

  《御制清文鑒》與《御制增訂清文鑒》是滿語文規范標準的集大成者, 是后世滿語文發展、豐富所必須遵循的經典, 是寶貴的民族精神文化遺產?!隊魄邐募釩現杏?ldquo;今圣主欽定滿文字音, 音韻和諧, 五聲相稱, 勝于六律, 且無些許相背, 不可稍有挪移。宮商從此端正, 鐘律從此清楚。縱使天涯僻壤之人, 亦得堂正之音;抑或村民莊戶之語, 亦入浩然之道。”[7]

  作為龍興之地的東北孕育了滿語, 滿語隨著清朝的建立而興盛。清初關外地廣人稀, “各村莊滿人多, 漢人少”[8], 這是滿語文得以通行東北的客觀條件。

  清政府在盛京和吉林部分地區修筑柳條邊, 限制漢民進入柳條邊外的吉林和黑龍江地區, 又在盛京地區實行旗民分界。乾隆五年 (1740年) , 清政府還對整個東北實行封禁。這些措施都為滿語文的發展及繁榮提供了有力保證。

  從康熙中期起, 東北各地尤其是吉林、黑龍江地區出現了滿語文的繁榮。清代人稱吉林地區是“滿洲故里”, 滿語文通行各駐防城, 連本來講蒙古語的八旗蒙古, 講漢語的八旗漢軍, “亦皆習為國語”[9]。

  “滿洲曲, 類古樂府。如云:阿穆巴摩薩齊斐圖門阿尼牙德伊集密, 譯言既伐大木燒億萬春也;阿穆巴博商阿斐阿卜開克什德班集密, 譯言巨室成荷天恩也。長篇短句, 意皆類是, 然多拍手以歌, 不似蒙古隨以火不思。”[10]14

  從上述西清本人親眼所見可知, 無論黑龍江各駐防城八旗官員的公務活動, 還是當地各民族的日常生活, 使用的全是滿語文。上述種種記載都印證了滿語的興盛。

  三、滿語的衰微

  雖然清朝統治者做了種種努力試圖維持滿語的興盛和防止、阻礙滿語被漢化, 但這種做法阻止不了語言的交流與發展, 語言的發展往往是民間自發的行為。隨著東北人口流動和交際的加強, 民族語言文字的相互影響也在清朝建立后得以加強。東北地區經歷了漫長的人口遷徙, 各民族語言之間的相互融合, 人們選用便利的語言進行交際, 滿語逐漸被人們遺棄。

  作為尊崇儒學的重要措施, 清朝統治者大力推行儒家學說, 注重選拔推薦漢族官員。雍正、康熙朝以后, 皇帝的推崇以及清朝選拔的大批漢族官員改變了清初“國語騎射”的?;ふ? 漢族官員骨子里的對漢民族文化的尊崇也促進了漢語和漢族文化的傳播, 導致了官方滿語的衰微。

  查看東北地區檔案館里的清代檔案會發現, 自康熙起大力推行以儒學為代表的漢文化, 到乾隆中期, 滿人幾乎全部以漢語為母語, 滿文漸漸成為僅用于官方歷史記載用的純書面文字。不過錫伯族、達斡爾族等民族的語言文字實際上可以被視為稍加改動的滿語, 他們一直使用這種語言至20世紀中葉。檔案記載文字的變化說明了滿語逐漸被統治者放棄, 滿語的衰微由此可見一斑。

  隨著清朝的滅亡, 多數滿族人改變民族, 滿族人也放棄滿語改用漢語, 滿語的使用頻率被大大降低, 建國前除了黑龍江和新疆部分區域仍使用滿語外, 滿語已經成為了一種語言符號被遺棄到了歷史的塵封中。

  四、滿語衰微的原因

  滿語衰微是民族交流的結果, 是多方面因素形成的, 大致可以歸納為以下幾個方面:

  (一) 民族融合以及語言的接觸

  明末東北地區戰爭頻仍, 人口流動性很強, 伴隨著戰爭的擄掠、謀求生計的遷移, 東北人口數量急劇增長。清初滿族入關, 人口大量遷出, 東北人口稀少, 又吸引關內人口大舉遷入。人口的流動使得民族接觸緊密, 特別是清朝人口的流動加速了民族融合的過程。人口的遷徙打破了不同民族生活的固有樊籬, 在東北區域出現了大雜居、小聚居、各民族交錯雜居的生活狀態, 各個民族互相接觸, 語言文字的交流也不再局限于本民族內部使用。另外隨著戰爭的結束, 人們生活的穩定, 人為性強迫使用滿語的情況已經不能適應社會的需求, 在對漢語與滿語的選擇中, 人們自然要選擇使用時間長、更為規范的語言, 漢語便成為人們主要的交際語言。語言文字的推廣帶有人為的強勢推動, 滿語、滿文憑借統治者的重視得以推廣使用, 在明末清初由東北傳入關內。但是語言文字在人們交流的過程中勢必會受到人們的取舍。連清朝的統治者都不得不哀嘆滿族的語言文化被漢化的現實。鑒于漢語使用范圍廣、歷史悠久、影響深遠、便于交流, 近代東北地區生活的居民在交流中自然而然地選擇了漢語。在民族融合以及語言的接觸過程中, 漢語使用人群廣、使用簡潔方便的優勢凸顯, 人們對交際語言進行了人為的取舍, 進而導致了滿語的衰微。雖然人們不再使用滿語, 但帶有不同民族語言特點的符合人們交際需求的滿語因素卻被人為地確定下來。

  (二) 社會經濟文化交流的選擇

  語言是人類交流的工具, 各民族在經濟文化交流過程中需要熟悉并使用雙方的語言。語言的交流反過來又有助于雙方經濟文化的交流。明末東北居住的女真與蒙古族、漢族通過官方設立的互市進行經濟貿易, 過著漁獵生活的東北各民族通過采集當地的獸皮、人參、珍珠等物品獲取生活物品。雖然經歷戰爭, 各民族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不斷。無論是明末各民族的經濟交往, 還是關內人口迫于生計到東北墾荒、經商, 由于漢語具有先入為主的先天優勢早已被人們所接受, 而語言本身又具有排他性, 人們選擇交際語言的時候優先考慮漢語, 滿語便逐漸衰微。

  (三) 民族心理因素的影響

  民族交流過程中民族心理的變化對東北地區語言文字的變遷具有決定性的意義。民族心理特點是一個民族在長期的自然環境與社會環境的制約與歷史文化的積淀過程中形成的, 并通過一定的生產和生活方式及各種文化產品得以表現。滿語的創制是滿族民族意識下形成的, 隨著民族的崛起而被強制性地推廣。滿語的興盛是在民族心理凝聚的過程中形成的, 具有鮮明的政治色彩。但由于滿族統治者對漢文化的推崇, 在向漢語文化學習并不斷接受影響的過程中, 其本民族文化語言習俗都發生了變化。這種民族心理的漢化是滿語衰微的關鍵。

  (四) 語言自身發展變化

  語言間沒有優劣之分, 但與漢語比較, 滿語的語音沒有聲調調值的抑揚頓挫, 語音本身不具有區分詞義的作用。滿語的詞匯雖然很多, 但是沒有漢語詞匯豐富, 詞匯間也沒有細致區別, 語言的使用者不必為某些近義詞匯作細致區分和辨析。滿語語法有性、數、格、時、體、態的內容, 但缺乏漢語語法的某些特點。漢語沒有嚴格意義的形態變化, 語序和虛詞是漢語主要的語法手段, 漢語中詞類與句法成分之間不是簡單的對應關系, 漢語中詞、短語和句子的結構方式基本一致, 漢語里有豐富的量詞和語氣詞。作為人口基數大、易于為人們接受的漢語吸收了其他民族的語言, 不斷豐富自身的詞匯。在交際過程中那些不適應生活需要的語言詞匯便失去了生命力, 逐漸被人們遺棄, 成為了“死語言”。而那些使用頻率高的詞匯則陸續被吸收, 在交際的過程中散發著頑強的生命力。經過篩選, 漢語最終留存下來, 被東北地區的人們廣泛使用。

  五、滿語的影響

  滿語雖然衰微, 但滿語創制和發展對社會生活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一) 促進了東北地區區域文化的發展與交流

  語言文化的影響是巨大的。滿語對于東北區域內與區域間影響巨大。在東北區域內, 滿語的創制豐富了區域文化, 促進了區域文化的交流。以語言文字為內核, 附著帶有濃郁文化氣息的外在文化表現形式, 形成了獨具民族特色的東北風情。多民族文化多元碰撞, 促進了東北區域文化的繁榮。滿族的強勢掘起并入主中原, 又使得滿語被帶到關內, 對于區域間文化的交流也帶來了巨大的影響。滿族所承載的關東文化對中原文化形成了強烈的沖擊, 不僅豐富了長期占統治地位的中原文化的內涵, 而不同文化類型的交融碰撞也進一步帶動了中華文明的繁榮。

  (二) 促進了本土文化與外來文化的互動交流

  人口的遷徙一般是人口稠密地區向人口稀少地區、經濟文化發達地區向欠發達地區進行開發性移民。東北人口的遷徙帶動了東北地區本土文化與外來文化的互動交流。一方面八旗入關將滿族語言文化帶入關內, 擴大了根植于東北的滿語的傳播;另一方面大量漢族人口遷入東北, 又將關內的文化帶入東北, 豐富了東北文化。這種基于人口遷徙基礎上的本土文化與外來文化的互動交流, 推動了文化的融合與發展。

  (三) 促進了民族的融合以及民族共同體的形成

  語言文字是日常交流的工具, 也是民族融合的紐帶。近代東北地區各民族的頻繁接觸促進了民族的融合, 經歷了近代數百年的發展, 促使東北地區形成了使用共同語言的民族共同體。

  (四) 促進了東北區域經濟社會的發展

  經濟貿易首先要了解東北地區的語言文字, 熟悉使用語言文字有助于更好地進行貿易。滿族的先祖過著漁獵的生活, 建州女真生活在長白山區, 更是以采集人參、捕獵野獸為生, 為生存不時游蕩遷徙。東北地區人口的遷徙與滿語的變遷推動了東北地區由漁獵社會向農業社會的轉型, 促進了東北區域經濟社會的發展。

  滿語的衰微是由近代人口的遷徙、地域的阻隔、區域語言相互影響以及語言發展的不平衡造成的, 帶有濃厚的社會歷史文化氣息。探究近代東北地區滿語的發展脈絡有助于挖掘東北文化, 有助于促進東北文化復興, 有助于我們確立文化自信。

  參考文獻:

  [1]葉蜚聲, 徐通鏘.語言學綱要 (修訂版) [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0:177.
  [2]劉國石, 劉金德.東北地區漢語中的滿語因素[J].東北史地, 2009 (3) .
  [3]中華書局影印.滿洲實錄:卷三[A].北京: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1985.
  [4] [清]李桓輯.國朝耆獻類征·達海傳[M].揚州:廣陵書社 (揚州廣陵古籍刻印社) , 2007.
  [5] [清]玄曄, 撰.康熙御制文集:第三集:卷二十[M].臺灣:臺灣學生書局出版, 1966.
  [6] [清]孫宜興, 撰.嘉慶年滿漢合璧《庸言知旨》:卷一[M].嘉慶二十四年十 (1819年) 刻本, 光緒十七年年 (1819年) 抄本.
  [7] [清]玄燁, 敕撰.清乾隆三十六年御制.御制清文鑒.跋[M].長春:吉林出版集團, 2005.
  [8][清]吳桭臣.述本堂詩集寧古塔紀略[M].哈爾濱:黑龍江大學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2014.
  [9][清]薩英額.吉林外紀:卷三[M].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86.
  [10] [清]西清.黑龍江外記[M].清光緒間刻《漸西村舍匯刻》本:卷6.

    孫玉龍,范立君.滿語在近代的興衰探略[J].通化師范學院學報,2019,40(03):119-125.
    相近分類:
    七星彩在线计划免费 七星彩单双头尾规律 北京pk10的走势图 新疆时时玩法介绍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 千炮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好的彩票计划软件下载 天天棋牌 牌九至尊手机版 梅苏特厄齐尔 打百人牛牛怎么才能赢 ag漏洞我赢几十万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 pt电子游戏注册子 快络牛牛上下分 看牌抢庄牛牛20元进场